七猫小说 > 玄幻魔法 > 遮天之灵极道 > 第229章 无始和佛帝的后手

第229章 无始和佛帝的后手(1 / 1)

但就在这时,东荒北域的紫山之中传出了无始钟的悠悠钟鸣。而且西漠的须弥山上,也传出了一声响亮的佛颂,使得狠人大帝暂时放下了芊芊素手。

于此同时,东荒中域的圣崖中,不死道人发出了绝望的怒吼。

“不!无始,你不能这样对我!”

然而无始大帝留下的封神榜,可不会对不死道人这个曾经的黑暗动乱发起者有什么怜悯之心。

只见圣崖上突然冲出了三百六十五道符箓,它们炸碎开来,化作三百六十五道仙光冲入了圣崖的山体之中。

然后圣崖裂开了,从中飞出几块仙文流转、瑞彩万千的仙源,其中各封存着不死道人的一部分元神。

接着,圣崖中又飞出了一具石棺,其中埋葬着不死道人的身躯。

这使得不死道人的几部分元神疯狂挣扎了起来,“可恨啊!原来我的躯体还在,而且近在迟尺。。。。”

没等不死道人愤恨多久,圣崖上的封神榜便脱落了下来。

可以看到,散发出无尽金色仙光的封神榜将不死道人的几部分元神和躯体一同包裹、镇封了起来。然后它化作一道金色仙虹,眨眼间冲进了仙域大裂缝后的成仙路中。

另一边,紫山,这座太古时代曾被称之为古皇山、翼近神灵之地的亘古巨岳在这一日裂开了。而完全复苏的无始钟从中升起,其上混沌气升腾,也直冲成仙路而来。

对于陈铭、盖九幽和麒麟古皇等大帝级人物来说,他们只看到封神榜很突兀地闯进了成仙路,并且发出了一道神念波动。

“仙路尽头谁为峰?!”

此言一出,顿时让不少禁区至尊们冷哼了起来。作为曾经的古皇,他们可傲气得很,哪怕此时身受重创,也由不得封神榜在他们面前显威风。

浑身鲜血淋漓、甚至连些许骨块都外露的石皇更是说道:“哼!你不过是一件秘器的神邸而已,还想试问天下?!让无始来!”

而封神榜深知想为自己主人争得几分威名,做口齿之争是无用的。所以它只是说道:“成仙路上有我一份,当尽上一份力。”

然后封神榜裹挟着不死道人,沿着碎裂的成仙路冲了进去,消失在世人眼中。

下一刻,无始钟也到了,它也没入了茫茫混沌之中。

在封神榜和无始钟消失以后,停留在成仙路第一关废墟的一众大帝级人物以及通过各种手段围观的修士们虽然好奇封神榜和无始钟攻打仙门的结果,但面对眼前一片混沌,却也有些无可奈何。

另一边,封神榜和无始钟很快便到达了仙门前的浩大世界,并且直冲仙门而去。

在仙门前,被封神榜裹挟的不死道人猛地炸开了。而后封神榜开始燃烧,无尽绚烂的仙道神文在虚空中铮铮而鸣。

至于无始钟,它则悬在仙门前不断发出响彻诸天的钟鸣,同时也洒下了无尽的仙道法则。

两者合力之下,其光芒甚至照亮了茫茫的混沌,让陈铭等大帝级人物乃至是围观修士们看到了仙门前的情形。

随后,只见仙门前有时间长河和空间大海等异象浮现,其中的力量化作可怕至极的混沌之力,轰在了仙门上,这是二世天帝级的力量。

如此情形,让盖九幽等一众大帝级人们脸色凝重。毕竟一位曾经威名赫赫的古皇被血祭了,从而使得那独属于无始大帝的仙道法则在仙门前再现。

轮回之主轻叹道:“好一个无始。”

神墟至尊则说道:“无始虽然不在了,但其光辉却通过他留下的器再现,这等于是无始在出手。。。。”

不过,就算是无始大帝第二世的神威再现,也终究奈何不了仙门。

只见浩大世界内,虽然封神榜和无始钟的力量在与仙门不断地剧烈碰撞,但仙门却一直纹丝不动。

直到无始钟的钟鸣惊动了身处地脉深处的荒塔,情况突然有了变化。

可以看到,北斗星地脉的深处突然涌出了无尽光华,朝着成仙路深处飞去。其中带着明显的开天韵味,吸引了陈铭等一众大帝级人物的注意。

当他们追寻这些光华的源头,看到荒塔的时候,轮回之主和石皇等人不禁露出意动之色,都想将这一神秘的仙器收入囊中。

不过,现在却是成仙路之事更为要紧,所以轮回之主等人还是把目光转回了成仙路深处。

随着荒塔发出的光华接近仙门,封神榜和无始钟像是早有预料一般停下手来。

其中,已经只剩一团本源的封神榜将荒塔发出的光华吸纳了进来,然后在仙门前自顾自地开天辟地,似乎要演化一方世界,不再攻打仙门了,无始钟则从旁助力。

封神榜和无始钟的举动让盖九幽等一众大帝级人物疑惑不已,不明白这是在做什么。陈铭倒是品出点味道来了,这封神榜、无始钟和荒塔似乎在合谋演化仙域。

有些可惜的是,随着封神榜和无始钟不再攻打仙门,远方浩大世界中的景象便再次被茫茫混沌掩盖。所以众人都不知道,这封神榜和无始钟到底做出了什么成效。

好一阵子后,无始钟独自返回了成仙路第一关,并且从中传出了神念波动,这意味着它们的尝试已经失败。

“我亦进不了仙域。”

麒麟古皇有些迟疑地问道:“你。。。是无始?”

他明显误会了什么,而无始钟说道:“我不是无始,所以进不了仙域。”

这时,石皇冷漠地扫视了一眼无始钟,若有所指地说道:“我现在倒是相信,无始也许还活着了。”

随后,石皇便不再多言。一时间,天地间似乎安静了下来。让围观修士们不禁怀疑,这一世的成仙路是否就此落幕。

但很快,西漠的须弥山上却是有人低语道:“还未结束!”

这道声音虽然低沉,但却响彻六合八荒,引得陈铭等人瞩目。

随即,一尊高达亿万丈的佛像从西漠的虚空中浮现而出,并且迅速凝实。

然后这尊佛像更是站起身来,化作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往东荒南域的成仙路而来。

而盖九幽等一众大帝级人物目送这个巨人一边缩小,一边往成仙路深处走去,有些议论纷纷。

“这是。。。阿弥陀佛大帝的法身?!”

“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留存?难道说阿弥陀佛大帝还活着不成?”

“阿弥陀佛大帝是一个精研长生之法的大帝,他若是有什么奇特的长生表现也不足为奇。。。。”

虽然阿弥陀佛大帝的法身的确很强,等于是鼎盛阿弥陀佛大帝的短暂再现,甚至其攻打仙门的景象都透过茫茫混沌时有浮现。

但他终究是失败了,其攻打仙门的行为仅仅是持续了一阵子。

不过在此期间,西漠的惊变却还在继续。

只见须弥山上那由海量信仰念力铸就而成的金色光华更加璀璨了,而一个巨大的老僧不知何时盘坐在了须弥山之顶。

这个老僧头顶万古青天,一脸的悲天悯人,而且还给人一种仿佛万古之前就盘坐在那里的感觉。

如此显眼的一个老僧,自然引起了众多修士乃至是陈铭等大帝级人物的注意。

“那是。。。阿弥陀佛?!他真正再现了?!”

“而且那血气,那力量波动,似乎是他最巅峰的状态,怎么会这样?”

“我想起来了,当年阿弥陀佛大帝受众生朝拜而产生了一个神我,由信仰之力铸就。那老僧应该就是阿弥陀佛大帝的神我了,想不到他也留存了下来。”

“嗯。。。这个神我还拥有阿弥陀佛大帝的涅槃舍利作为仙台佛果,很不凡啊。。。。”

此时,须弥山上有尊者发出了禅唱声:“世间为一苦海,阿弥陀佛即将发下大宏愿。愿普度众生,化一切劫难,让佛光永照。”

这等话音刚落,须弥山之顶的老僧便开口道:“我若成仙,凡我仙土中,仍有地狱、饿鬼和畜生三恶道者,我即不取无上仙位。”

“我若成仙,凡我仙土中,诸天众生寿元终结之时仍有堕落经历三恶道者,我即不取无上仙位。”

“我若成仙,凡我仙土中,诸天众生仍有不全部具足金色身者,我即不取无上仙位。。。。”

那位老僧,也就是阿弥陀佛大帝不断地发出了大宏愿。其声音宏大无比,响彻整个遮天宇宙。

在这一刻,凡是世间有佛教流传或是有佛徒存在之地全都在发光,无尽的信仰之力全都开始往北斗须弥山汇聚而来。

一时间,无量金色光雨将须弥山笼罩,其中瑞彩亿万缕,可谓是祥和至极,宛如人间仙土。

而须弥山上下的无数西漠佛徒以及佛门中人全都拜伏在地,他们在金色光雨的笼罩下,可谓是身心空明,虔诚无比。

这时,须弥山上的那位尊者再次开口道:“阿弥陀佛大帝普度众生,愿带我等举教飞仙,让所有佛徒脱离苦海,尔等可愿跟随?”

对此,无数西漠佛徒和佛门中人都口颂佛号,表示自己愿意。

“阿弥陀佛!”

最终阿弥陀佛大帝的神我散发出滔天的佛威,在他的催动下,作为西漠第一圣山的须弥山竟然拔地而起,并且缩小着朝成仙路飞来。

阿弥陀佛大帝的神我这是要借助众生念力,携须弥山和无数佛徒强闯仙门。

然而让阿弥陀佛大帝的神我没有想到的是,散发着可怕力量波动的盖九幽和陈铭却是将他和须弥山拦在了成仙路前。

盖九幽沉声道:“道友,伱要借助众生念力飞仙,我等管不着。但此去九死一生,你却是不该让无数佛徒随你一同冒险。”

阿弥陀佛大帝的神我闻言依旧一脸的悲天悯人,说道:“道友此言差矣,飞仙之事亦是无数佛徒心中所愿。所以,此行所有佛徒皆是自愿跟随而来。两位若是不信,尽可向佛徒细询。”

此言一出,盖九幽的脸色已经有些铁青。

对于信仰之力,他也有所研究。所以盖九幽很明白,当信仰之力密集到一定程度,连无信者都会被渲染。而原本的信众,那更是会对信仰之源无比信服,甚至可以说是盲从。

如此情况下,盖九幽就算将所有佛徒挨个拷打一遍,这些佛徒也会心甘情愿地随阿弥陀佛大帝的神我赴险,问询其意愿更是毫无意义。

不过盖九幽对于这种情况毫无办法,却不代表陈铭也是如此。所以陈铭对着阿弥陀佛大帝的神我微微一笑,让那老僧心里莫名一凉。

然后,陈铭转头看向了已经被缩小得犹如尘埃的无数西漠佛徒。

我自己都有些烦了,希望快点把这成仙路风波写完吧。

最新小说: 诏狱行刑百年,出世既无敌 绝世萌宝要翻天叶楚月夜墨寒 星辰泪 绝世魔妻,我只想苟活 封神进化 霸天龙帝姜天 漫威盖伦 武道神尊 太阳王之证 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