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玄幻魔法 > 武道天通 > 第五百六十七章 七星母神屑

第五百六十七章 七星母神屑(1 / 1)

这一刻,所有的猜忌在脑海中成为事实,有理有据,精钢剑悍然出鞘,多年的情义在这一剑之下化为泡沫。

丑五掌中泛着土黄色的光晕,连着数招,挡下了好友秦玉刚的袭击,面露怒色。

“你疯了?秦玉刚,你想独吞不成?”

“那本来就是我的东西,什么叫独吞?属于我的东西,你不问自取,便是行窃,你我多年情义,你若是开口,我或许还可以匀你一部分,可你千不该万不该直接动手拿了。”

两人根本说的就不是同一回事,但在这一刻,两人心下都料定了对方想要独吞,根本也没有解释的机会,大打出手,如果说,谁最了解你,那最熟悉的你肯定有一份,就比如面前的两人。

多年的协作,配合无间,让他们在强大的同时,也了解了对方的弱点,眸子里的狠厉之色一闪而过,双双出手。

剑影、掌风!

两道身影倒飞而出,一个身上插着一把精钢剑,一个胸口出现了一个大大的血洞,两人背靠在墙壁上,眼底的光正在逐渐涣散,看着对方,直到这一刻,两人意识里的躁动才慢慢褪去,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咳咳,你身上的是不是金条?”

丑五翻了个白眼,“不是金条还是什么?跟一个老道士打赌赢的。嘶~你这剑还真是痛啊,原来生命流失是这种感觉吗。”

秦玉刚奋力撑着身子,在床榻上扒了一下,一包袱的石块随即掉落到了地上。

“我们,被那邪道骗了,这是点金术,那老家伙修行不高,金子状态只能维系一段时间,你那个也是一样,否则,当日的他断不可能如此轻易的把金子给我们,他的目的怕是你我手中的七星宝盒。”

“聪明,可惜你们醒悟的晚了些,不过眼下这个局面,倒也不浪费贫道在你们身上的心思,还有散落在石块上的疑心病。”八字胡的道人越过窗户,站在了两人之间,不是之前打赌的那邪道还是何人。

丑五短促的呼吸着,口间有鲜血溢出,“你,是什么人?”

“贫道正是该与你们交易的人,你两个当真是胆大包天,连我家主人预定的东西都敢起心思,原本,你们若是按规矩,跟我交易,不仅能拿走真的赏金,还能安然离开,但你们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将七星宝盒带去鉴宝。”

“主人很生气,你们两个都该死,不过,让老道我感觉意外的是,就你们两个这种烂人,居然还真的有信任和情义在,亏得老道我多留了一手,散落了一部分疑心病在金条上。”

“什么是疑心病?”秦玉刚胸前的大洞开始快速流血了,经历了太多的生死,也见惯了生死,此刻的他已经料到了自己的结局,面前的道人根本不可能放过他们。

索性也就不做奢望,只是跟着自己的思绪,想到什么,就随口问点什么。

“一种毒药,能让触摸到的人,疑神疑鬼,猜忌心重,对你们两个来说正好合适,稍加引导,就能朝着我想要的方向去发展了。”

秦玉刚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轻呵一声,闭上了眼睛,胸口的血洞没了真气护持,鲜血像是决堤的河水一般流了出来,整个人气息瞬间衰弱了下去,再也没有了说话的力气,彻底死亡,也就是时间问题。

丑五看着老道:“盒子里到底是什么?临死之前,可以告诉我吗?”

“临死?不不不,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身上可是还有一张符箓的,他倒是将死了,但你可不是,想哄骗老道我,你还欠了点火候,老道我行骗江湖的时候,你小子还在玩泥巴呢。”

说着,房间内骤然起了风,丑五意识到事情不妙,第一时间想要激活符箓,却没想到身上已经空空如也,心中惊惧之下,本能的看向窗口,只见那道士手中的正是自己的再生符箓,不过此刻,那符箓上,被缠绕了数道金色禁制。

无法发动!

老道玩味一笑,收好了符箓,并起剑指,上面涌现出一缕淡红色的火焰,弹落到二人身上,没有再去理会两个在数息之内就被化为灰烬的两人,一跃而起,从梁上取了宝盒。

“若非还真有些忌惮你二人的合击之术,贫道哪还需要如此大费周章。”

他毫不犹豫的从大袖之中翻出一道符箓贴在自己身上,立时身若鸿毛,飘然而起,几乎隐去了身形,若是细看之下,当还是能够发现些许端倪的。

老道飘然升空,在云层之间快速穿行,只是很快,他便感觉到了异常,一股无形的气息锁定了自己,他猛然停下,紧张的朝着周围查探。

就在这时候,一只紫黑色的葫芦摇摇晃晃的落到了他跟前,葫芦只有巴掌大小,落在道人面前的瞬间,一阵云雾散去,变得如道人一般的高度,葫芦口摇摇晃晃,那股气息,正是从葫芦身上传来的。

道人攥紧了手中拂尘,“何方高人戏耍小道?我家主人可是千幻魔宗的长老。”

周围并没有人回应他,葫芦稍微倾斜了身子,像是在盯着他手里的七星宝盒一样,那种感觉,真的像是葫芦身上有一双看不到的眼睛一样,甚至道人都能感应到它的视线存在。

“你想要这个东西?”道人微眯着眼,计上心头,试探着问了一句。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葫芦还真的点了点头,就是那种整个葫芦向前倾斜又后仰回去的样子,点了两次。

“那我们做一笔交易怎么样?我给你这个东西,你认我为主,你看可以吗?放心,只要你跟着我,以后,还会有更多的这样的东西给你,虽然我不知道你想要这东西做什么。”道人循循善诱的说着。

凭着本能,他知道面前的葫芦,珍贵程度远胜过手里的这个七星宝盒,这方圆都没有什么高人,唯一的可能,就是这葫芦是一个野生的,且诞生了自己意识的宝兵,若是能将其收服为己用,是一笔绝对划算的买卖。

随着道士的话音落下,对面的宝葫芦没有任何动静,但道士却从中感受到了嘲讽,是的,葫芦虽然无口不能言说,没有眼睛无法直视,但它有情绪,能将情绪清晰的传达到自己身上。

有感知,能感应到自己的一切行为。

逃!此刻道士的心中只有逃亡的念头,也顾不得手中的七星宝盒了,命都要没了,还拿着宝盒做什么?

这里面的东西,是七星母神屑,说得建议通俗一些,就是铁粉,但不是普通的铁粉,七星母神屑是极具灵性的宝物,能直接喂养给兵甲,能将凡铁喂成宝兵,能让宝兵更上一层。

这其中还要看被喂养武器自身的强度,因为凡铁再怎么提升也有一个限度,喂养的方式也极其简单,直接将七星母神屑洒落到兵甲之上即可,等达到极限之后,兵甲将再也无法无法融合更多的母神屑。

越是强大的宝兵,喂养效果越好,只要有足够的七星母神屑,甚至可以直接喂养出超越十二品的宝兵。

面前这葫芦,估计就是闻着味道过来的,如果是开启灵智的话还好,一旦开启了灵智,这东西对它们的吸引力就是致命的。

原本想着带着七星宝盒直接逃之夭夭的,毕竟这段路之前那两个家伙也走过,他们没引来什么异常宝物,想来自己再走一次也是安全的,却没想到,终归还是出了问题。

道士逃了,逃得远远的,全力催动符箓,一个呼吸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七星宝盒被他朝宝葫芦这边丢了出来,宝葫芦没有理会他,葫芦楼一开,一道无形的劲气将七星宝盒引入其中,随后幻化做正常大小。

而这个时候,才得见,原来它的身后还跟着一把剑,确切的说是十二把剑,不是一把。

曹安入定之后,俯察下方天地,这一剑一葫芦远远就感受到了腾云而起的道士,感应到了他身上的七星母神屑,二者分工明确,一者封闭了此间周围的情形,一者直接拦住道士,得逞后悄然散去结界,重新回到曹安身边。

自家主子对拥有了灵智的宝兵有些成见,两货是很清楚的,可它们本身就材质不俗,又在曹安身边跟了那么久,诞生出灵智实在也是迫不得已之事。

为了掩盖灵智之事,宝葫芦甚至连靠近自己想要吞噬的宝兵也不敢给曹安递出情绪。

未曾想,饿了那么久,直接吃了一口饱的。

七星宝盒在葫芦体内,经三昧真火一炼,直接融入到了宝葫芦自身之内,足有三千粒七星母神屑出现在其中,宝葫芦没有独吞的想法,匀出一半,剩下的一半自己散入葫芦内壁,年剑在外布下结界。

此刻也顾不得其他,将剑身裹满了七星母神屑,一瞬间,葫芦和剑身上都散发出鲜红色的神性光晕,肉眼可见的,母神屑正在融入它们的本体之内,如同人的呼吸一般,光晕一闪一闪,整个过程持续了整整一个时辰。

最后光晕悉数收敛,年剑跳入宝葫芦体内,而紫黑色的葫芦则是轻轻靠近曹安肉身,系回了他的腰身,彻底没了动静,一切仿佛都没有发生过……

最新小说: 封神进化 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 武道神尊 星辰泪 诏狱行刑百年,出世既无敌 漫威盖伦 绝世萌宝要翻天叶楚月夜墨寒 绝世魔妻,我只想苟活 霸天龙帝姜天 太阳王之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