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好急好急(1 / 1)

的确是很重要,但是……

“康复有关的事情吗?”

“是。”阿和真的都快急死了,他怎么会认为时琛很好沟通呢?

师弟团就没有一个好沟通的啊!!

再这么浪费时间,等下容先生找他了!

他得在容先生找他之前赶回去的,若可以,他希望容先生没有发现自己被‘背叛’了。

毕竟是不让说的秘密。

可是,不能再看着容先生和段小姐这样越走越远了。

本来还有一些犹豫的阿和,这会看到段骄阳和夜若辰在一起站着,姿态还很熟络的样子,真的是自己都替容昱谨捏把汗。

一年啊,一年能改变的事情可太多了好吗?!

尤其段小姐这么优秀的人。

除非是走不近她身边的,但凡能走得近的人,也是同样优秀的,那这样的情况下,已经一年多没有联系的容先生,还有什么优势?

阿和表示真的好急。

“时医生,真的,请你看在容先生当初那么为段小姐的份上,甚至连命都可以不要,让我见下段小姐好吗?难道你想看着容先生以后都在轮椅上度过一生吗?”

时琛皱着眉头,觉得阿和这话是有事隐瞒着。

但是……

“你说吧。”他觉得阿和也许也是在故意说得这样的。

真要什么康复,容家人自己就可以搞定了。

“我不能对你说,我只能对段小姐说。”阿和这点还是很坚持的。

他已经不顾形象地朝着里面挥手了,试图自己的手臂挥动引来段骄阳的注意。

但是……

段骄阳跟夜若辰开了新局了。

她的确朝着这边瞄了一眼,可也仅是一眼而已。

并没有太当一回事。

阿和:“……”段小姐怎么就能做到这样呢?

不过他这样做也不是没有效果,起码……叶睿南看到了啊

叶睿南见阿和在门口站了很久,时琛出去了,看样子是拦着不让进?

作为师弟团里最想看到段骄阳和容昱谨有下文的人,他既然都把地址告诉了阿和,这会没有道理让阿和白跑一趟。

他直接地往门口走……

身边的向晔却是直接地往前一步,伸出手臂一拦,眼神微冷地看他,“你想干什么?”

叶睿南脸色严肃,“向师兄,阿和从不离开昱谨哥,这个点他找来,还打我的电话,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

“是吗?”向晔可不这样认为。

或者应该说,别人认为的重要与否,其实与他没有太大的关系。

他眼里重要的只有段骄阳。

“向师兄,让开好吗?”叶睿南不想动粗,他觉得向晔有些在无理取闹,“师姐已经恢复记忆了,你这样做没有意义。”

“你以为咩咩不认为阿和?”向晔挑眼。

叶睿南望着他,“什么意思?”

“咩咩看到阿和了,但是她没有出去,你觉得会是什么理由?”

不想见阿和?

或者说,还是不想见与容昱谨有关的事情。

那么如果是这样的话,就算她恢复记忆,那就还是不打算回到从前。

若这样,他不会让任何人,包括容昱谨和他的人过于打扰到她的。

但凡段骄阳自己走出去,向晔都不会阻拦一个字,可是她没有。

那这态度就有些玄妙了。

叶睿南看着门口的方向,阿和和时琛的沟通似乎很不顺畅。

时琛是众师兄里最好沟通的一个,这会都这样……

叶睿南都要无语了,“你们这样……师姐会怎么想?”

“她怎么想她的行动就会表明。”向晔没有让开的意思,警告地看着叶睿南,“小师弟,你很不乖啊!”

叶睿南:“……”得,那就更不乖一些吧。

他觉得段骄阳刚刚既然都那样问他了,那么一定想知道与容昱谨有关的事情。

那一定可以见阿和的。

只要让她见到了阿和……

他趁着向晔一个不留神,做出了攻击的姿势,但是……

向晔是什么出身啊,以前又是什么职业啊,给叶睿南多个五年专业练习,也不可能能从向晔手中赢下。

只是向晔猜错了,叶睿南不是为了赢了向晔,而是故意地弄出动静。

向晔一个攻击,本可以躲开的他,直接顺势一倒,还带跌了不少东西。

哐哐当当,声音大到除了K房的人,其他人的视线全部看了过来。

向晔:“……”

他没用什么力气好吗?

叶睿南果然很心机!!

段骄阳那边打着桌球,听到了声音立马注目过来。

叶睿南倒地不起了。

向晔脸色很不好看,“叶睿南,起来。”这不是让咩咩以为他又欺负小师弟么?

叶睿南一脸抱歉地看着向晔,但,完全没有起来的意思,“向师兄,这一次我不能听你的。”

向晔:“……”他跨出步伐,想要把叶睿南拎起。

身后响起段骄阳很不赞同的声音,“小晔晔,你又欺负睿南了。”

向晔:“!”他没有。

但是这会的叶睿南已经捂着胸口的位置,一张俊脸恰到好处的表现出不舒服,看着段骄阳,一个劲地委屈摇头,“师姐,向师兄没有欺负我。”

向晔:“……”听说过女绿茶,但是他是见识到男绿茶了!

虽说师弟团求宠可以耍各种手段,但是……

他表示真的很佩服叶睿南的这份不要脸。

反正……自己来做,还是很有心里压力的!!

段骄阳上前扶起叶睿南,“怎么回事?”

“我们在……沟通。”向晔只得解释,他很怕段骄阳生气。

段骄阳瞪了一眼向晔,“跟你说了几遍了,睿南他身体不好,你们都要让着他。”

向晔好无语,偏偏又不能过于的辩解。

叶睿南的身体早在半年前就全好了好吗?

什么毒素尾巴,早就干干净净了。

“师姐,你不要怪向师兄,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叶睿南还假装咳了一声,“他只是不想让我离开。”

“他为什么不想让你离开?”

“阿和来找我有事情。”叶睿南看着段骄阳,“他说有急事想说,很急很急的事情。”

段骄阳深看他一眼。

有些其实不用挑明,大家都懂。

段骄阳半会移开视线看向门口的方向,时琛还是没有放阿和进来。

“我去看看。”她终于说出了这话。

最新小说: 封神之袁洪逆天 剑断虚空 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仙界救世主 凡人修神记 武侠世界大祸害 真武荡魔传 公子留仙 执掌光明顶 洪荒之狮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