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武侠修真 > 破阵录 > 第三十八章 情动

第三十八章 情动(1 / 1)

御玄宗自百年之前,开山之祖吕白御在重桓山树立门派根基开始,便是正道武林中执牛耳者,一向以除魔卫道为自身己任,虽是方外黄冠,但吕白御却始终念及天下江湖正魔之别,除了平日里要求门下弟子钻研道经颂念之外,便是要求门中弟子以武卫道,故而定下门规,三年一小较,五年一大较,皆在春末夏初之交进行。

门内小较主要以年轻一脉弟子参与,从中选取修为稳固进取甚速者,由本峰首座亲自教导,于小较之后两年,可参与门内大较,而门内大较的参与门槛却是更高,年轻弟子除却小较中前两名之外皆无参加资格,门内大较乃是宗门之中各峰首座挑选本门之内得意弟子参加竞逐,以此评定弟子修为。

御玄宗之中内功心法《夕霞神功》自丹阳阶之后,尽数藏于门中“瀚海阁”中,属门中密辛之物,夕霞神功自易而难,自霞蔚阶五段之后,难度可说是陡然而升,且随后修行所需时日及修行难度可谓水涨船高,资质普通者或许终其一生都难再攀更高境界,而欲要从霞蔚突破至丹阳一境,则更是艰难。

往往寻常长老可修至丹阳阶三四层左右之功,而各峰首座则皆在丹阳阶七八层左右,门内大较中所选出修为最高的弟子,便得授予丹阳阶内功心法之便,这等优待,对于御玄宗门人来说可说是极大的诱惑。

墨止听闻杜泊浮讲述,心中也是跃跃欲试,可杜泊浮介绍结束之后,却是口中叹气:“唉,小师弟,你这次可惜了,我听大师兄说,你学得极快,若不是这两个月耽搁了功夫,此刻少说也当有霞蔚阶两三层的功力了,若是能达到这般进境,到了小较之中,即便挤不进前二,多少也能亮个相,让师傅乐呵乐呵。”

墨止听罢,好奇问道:“五师兄,可如今比试还未开始,听你所说,却好像前二都已经被预定了一般?”

杜泊浮听完,口中“啧啧”两声,谈兴大起,他往日里极好打听门派之中故事,在各峰弟子中人缘极好,只是往日里雍少余性子冷峻,而方泊远等人又都憨厚寡言,此刻见墨止反而向他发问,当即便坐到墨止床边,如数家珍般的说道:“你入门时间短,尚自不知,若是说前二都没希望,也不尽然,但至少目前来看,小较之中第一的位置,应当是已经没多大争头了。”

墨止眼珠转了转,问道:“如此说来,这人修为必定颇高,不知是谁?”

杜泊浮双眼光芒大放,说道:“自然是徐浣尘了!”

“徐浣尘?”墨止“哦”了一声,心中想着不曾想那日引路的小道童居然这般为人看好。

“正是,别看徐浣尘岁数不大,却是掌教真人收的年纪最小的入室弟子,自入门以来都是由掌教真人亲自带着教导,几乎不与旁人来往,据说小小年纪,悟性极高,年纪和你相仿,可已经达到了霞蔚阶第六层的功力,咱们大师兄目前也不过卡在第六层上,还不知哪一日可突破到第七层上。徐浣尘那孩子此刻若是与我比试,我都未必是他对手呢!”杜泊浮自顾自地说着,竟全然没看到墨止表情骤变,原来此刻雍少余正冷着脸站在门口,不发一语,脸色清冷。

“五师兄......要不你......”墨止试着开口提醒,但杜泊浮此刻正在兴头上,把手一摆,继续说道:“不过嘛,小师弟你也不必灰心,毕竟你耽搁了两个月,离小较开始又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你努努力,练到第二层不是什么问题,好歹也能让师傅见个新,咱们玄岳峰可是好久都没出过年轻弟子去参加小较比试喽......”

“怎么,杜大侠若是有心,老夫也可让你去参加一下试试看呐!”

雍少余话语中自含八分威慑,吓得杜泊浮一下子魂不附体,手中汤药登时飞了出去,墨止叫一声:“小心!”随即也顾不得痒麻正剧,身手便在碗底轻轻一托,将药碗侧飞势头回旋掌心之中,这一招式与雍少余当初所传破解擒拿手的功夫有异曲同工之妙,墨止正是有心为之,以此向师傅证明自己两月来并未落下丝毫功课。

雍少余眼神轻轻瞟了一下,却也没有点破,只是摆了摆手,示意杜泊浮退了出去,口中兀自说道:“端菜也摔倒,端药也摔倒,我看还是马步扎得不够稳,早该将你送到后山去练一练那‘无根树功’了!”

杜泊浮吓得刚要吐舌头,见师傅正冷冷看着自己,当即也不敢多做表情,连忙拱手退了出去,但临走时仍不忘对墨止挤了挤眼睛。

“师傅......”墨止正要行礼,却见雍少余只是挥了挥手:“不必了,这里就咱们两个人,不必在意那些虚礼。”随即便在墨止床边坐了下来,二话不说便给墨止搭了搭脉。

“被贼人抓走了两个月,倒是没受到什么外伤,只是你中了毒烟,毒势虽不致命,却也足够让你难受几日了,这几日你先静养吧,不急着练功,我看你,功夫倒也没落下多少。”雍少余一番话语虽面无表情,但谈到墨止并未落下功课的时候,眼神中却也闪过欣慰神色。

“师傅,我明日便能开始练功了,门内小较......”

雍少余站起身,走到门口,说道:“要你歇着你便歇着,你能不能参加,为师说了算!”说完便出了屋子。

墨止轻轻叹气,他想要参加小较,其一便是想要替玄岳峰争一口气,其二也是想一试自己如今身手如何,回想着在竹林中虽得心法可纵情修炼,但日常比试只能与叶小鸾一同试手,叶小鸾自幼无人教导,故而功法武艺中颇含破绽,初时尚能教导墨止,练到后面,墨止反而能看出叶小鸾武艺招数之中诸多不足之处,自身所得经验,便更加不足,加之自己乃是双法双修,虽看似只到霞蔚五层,实则劲道则是更强,故而最后几天,叶小鸾实则已然抵不住墨止手中剑招了。

“若是能和旁人试试手也好啊。”墨止凝望着自己的双手,此刻虽浑身不适,但稍稍行气运功,仍能感觉浑身气脉畅顺非常,两股内劲此刻化为一炉,正是水乳相融,随着自身功力运起,连同方才浑身痒麻之感竟也顿时减缓,精神大振。

“臭小子!”

墨止猛地循声望去,却见屋檐下站着一人,身着鹅黄衣衫,面貌清艳绝俗,脸上盈盈笑意,正是叶小鸾。

墨止见了着实一惊,连忙看了看四下里,好在四下空旷无人这才招呼着叶小鸾赶忙进屋:“你疯了!你来这里,万一被看到可怎么办?一身功夫真不想要了?”

叶小鸾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尤为亲切可爱,说道:“不要就不要了呗,反正我也不是很在意什么武功的,没了武功不还有你陪我呢吗?”

墨止被她气得直翻白眼,连忙问道:“你为何用你那毒烟把我毒晕了,又给我扔到半山腰?”叶小鸾闻听,笑道:“你傻呀,继续住在竹屋里,你师傅师兄总会找到咱们,到时候你如何说得清?我不下狠手,你回来岂不是还要受到猜疑么?”

墨止闻听,倒是也心知有理,随即便又问道:“那你可怎么办?林中竹屋可还住得么?”

叶小鸾笑道:“好在你们师兄并不熟识林中地形,第二日也便没有怎样探查,连竹屋都不曾到过,我日后仍居林中便好。”

墨止点了点头,但见叶小鸾眼中满是笑意,犹似满眼星湖一般澄澈安然,余光点点竟都倒映着自己,再想到她甘冒奇险前来,心中一软,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抚了一下叶小鸾白嫩的面庞,说道:“我既然说了要照顾你,便绝不会食言,可......”

叶小鸾从未与异性有过这般肌肤相触,但此刻见墨止如此,居然全不躲闪,只是羞得满面通红,眸中娇媚难以掩藏,直如一汪盈盈春水,说道:“我明白的,你还要学本事,还要报仇,等你学成本领,便带我离开,可好么?我随着你......”

墨止此刻也是一阵心潮涌动,他本也是少年的年纪,与这般美貌少女久居一处,如何就能做到坐怀不乱?只不是一直以来心无旁骛钻研武学无暇体会而已,但只是方才别后重逢,墨止这才感觉自己竟十分思念眼前之人,一刻不见,便心中煎熬,渴望着再度相见,当即听她这样说,更是大怀感动,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可你需时常到林中陪我才好......”叶小鸾说着,心中娇羞却是使得她口中话语愈发声小,到后面几不可闻。

墨止此刻莫说是答应她一事,便是千事百事也不在话下,坚定地点了点,正要说话,忽听得远处一阵脚步声起,知是有师兄来回走动,当即便道:“丫头,你所说的我都允你,只是你在此地实是不安全,还是要尽早回到林中,既便是回到了林中,也需小心,若是我师傅亲自入林,你可务必不要逞强!”

叶小鸾知他心中此刻念着自己,心中已是喜不自胜,笑着点了点头,走到门口时,又轻轻拍了下脑门,说道:“对啦,差点忘了正经事!”

说罢,从身后腰间取出一大沓白绢来,正是那木匣中所存的夕霞神功心法所在,而最上面一张,却并非文字,白绢上所勾勒的,正是一副八卦图式。

“喏,给你。”叶小鸾将白绢放到墨止腿上,说道,“那林间大阵暗合八卦走向,环环相扣,这第一张便是这林阵奥秘所在,你嘛,脑子没我聪明,但应该也能看明白,我就不多给你讲述啦,若是进了林子还寻不得,记得学一学你那难听的鸟叫声,或者直接大声呼救,我便来救你啦!”

说罢,身影如燕子一般翻出了房间,回首露出甜甜的笑容,随即轻巧地几个纵跃,便上了后山林中。

这二人两月来实是日久渐生情愫,但始终含着一层窗户纸尚未捅破,而今日墨止实是情之所至,将这窗户纸点破,此刻自然心境久久难平,叶小鸾音容笑貌皆在脑海中不断涌动浮现,此刻再想来,这时而恼怒时而温柔的样子却是让墨止着实魂牵梦萦,心中只盼着能早日学成本领手刃仇敌,便可带着叶小鸾遨游天下才好。

清风缓缓吹拂而过,有情之人虽难得一见,却始终同处一片青天之下,此刻若是长风吹拂,当也算共见风起风歇。

最新小说: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我在洪荒搞基建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天劫摆渡人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破阵录 我的遂心如意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