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武侠修真 > 破阵录 > 第二十二章 异鬼

第二十二章 异鬼(1 / 1)

玄婆发出一声声阴寒的笑声,在这般冷月之下显得尤为渗人,尖锐的嗓音在旁人听来,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觉,饶是孙青岩内功修为深湛,此刻听在耳中,也不免一阵心烦意乱,只觉一股寒意隐隐在尾椎盘桓不散。

玄婆乃是当年魔道四大门派之一异鬼道的顶尖高手,异鬼道当年被天劫老人强行并入血竭堂统辖之下。正魔一战之中,异鬼道几乎被正道武林一举消灭,玄婆一家人中也只剩她孤身一人侥幸得生,故而再念及当年所谓魔道同袍之谊,心中只剩萦绕不散的恨意,她在魔道之中辈分颇高,连孙青岩身为十四凶星之一,见她都需敬称前辈,但孙青岩对这异鬼道却是所知不深。

异鬼道虽为魔道四大门派之一,但其整个门派皆行事诡秘难测,且人丁稀薄,一身修为尽皆需寻荒野乱坟或是义庄停尸之所修炼,吸取玄阴尸气自成功法,一众门徒也全都非人非鬼,据传说异鬼道门下武功,须得炼制尸油做丹,汲补自身,功力越是深湛,所需尸油丹药便越是精纯,练到最后几乎可做到百里无坟。即使是在魔道之中,也属旁门左道,故而其他人所知极是有限。

即便是以孙青岩之博闻广记,也只是听说过异鬼道的诡秘手段,所谓“歌咏黄泉,调鸣九游”,黄泉调正是异鬼道中用以扰乱敌手心智的邪门功夫。施用者越是功力高深,敌手所陷惊惧便越是难以恢复,方才墨止被一阵鬼哭声扰得几乎心神皆丧,正是中了这般功法,若非孙青岩及时气运天灵,替他守正本心,此刻只怕墨止已是化作疯癫。

眼前玄婆缓缓地将手中的竹竿举过头顶,借着月色,墨止才发现这竹竿长不过四五尺,通体惨白发亮,但在月光映照下却隐隐散发幽绿光泽,竹节处状似骨节,乍一看之下好似举着一根人类腿骨一般,玄婆双手一展,竹竿上白幡迎风狂舞,四下里霎时间又是鬼哭声大作,墨止心神一寒,立马再度强行运功相抗,方才守得心神稍安。

孙青岩拱手说道:“前辈如今纵然不再听命圣教,但辈分也长于在下许多,今日还请前辈先行出手,晚辈接招便是了。”

玄婆闻言,只是冷冷说道:“血竭堂与我仇深似海,正道武林也个个该死,今日不需你说,我也不会容让与你!”

说罢,竹杖一挥,伴着漫天厉啸之声,白幡在内力的催持之下,破空席卷而来,这一下来势极猛,孙青岩只感眼前白影一闪,一阵阴风扑面,身体下意识已做出了反应,朝身后疾疾退去,玄婆“嘿”了一声,竹杖操控之下,白幡好似自有意识一般上下翻飞,而这幡布也非寻常绢麻一类,乃是混合异种蚕丝及金线缝制,边缘好似刀刃般锐利,更兼极柔极韧,稍不留意便被卷到核心,不免四处受敌。孙青岩屡屡避开白幡攻击,然而每次避开一处攻击,白幡便骤然一旋,另一处攻击又至,似是每每料己先机一般,饶是孙青岩这等轻功修为,都不免一阵手忙脚乱难以尽施手段。

玄婆虽是年老,手中御杖却是疾徐有致,她自当年全家亡于正魔之战,便恨极了天劫老人所统率的血竭堂,故而多年来精研血竭堂中武功,虽是年纪渐长心智已衰,难以尽数破其精要,却将血竭堂中轻功研究得透彻,故而此番孙青岩进退全在玄婆掌控之中,任孙青岩如何闪避腾挪,终难避开这一片惨白色的包围圈,初时二十招时,尚可游刃躲避,再过二十招,便觉处处滞涩,待得再过十余招,已是颇为狼狈,不知不觉间便落了下乘。

墨止如今看来,心中焦急,只见那白幡左右拦截,上下相击,已全然将孙青岩罩住,再这么斗下去,只怕孙青岩百招之内必定落败,如此战局之下,若是被正面击中必有损伤,更兼此刻鬼哭声似是愈发响亮,墨止左右看看,却见那玄婆全力运杖操控白幡,全然闭口不言,墨止心中暗道:“这老婆子嘴都闭着,那这些鬼嚎是从何处来的?”忽而听得那鬼哭声又是猛地响亮,正当此刻,孙青岩刚好避在自己身侧,白幡亦是紧追而来,墨止心中忽地明了,当即凝神细看,却见那白幡幡梢上,挂着一对黑黢黢的骷髅形状的铃铛,也不知这铃铛是何等材质所制,随着骨竹杖运起,骷髅头中也发出阵阵摄人心魄的嚎叫之声,孙青岩由是如此,一边躲避白幡攻势,一边运功抵御心神骚乱,一心二用之下,难免落入下风。

然而了然如此却并无用处,此刻孙青岩已连避八九十招,全无一式反手进攻,墨止心中一横,再顾不得这漫天厉啸,掣出腰间一柄短剑,踏前数步,手中连舞几个剑花,一招“天罗群星”使将开来,如今他功力尚未精纯,练到此处仍未能学全这开篇一招,但他多日来苦修之下,却也已有所掌握,这一式虽做不到沈沐川那般虚实渊然,却也霎时间连挥出三道剑影,朝着玄婆上中下三路齐发而去。

玄婆此刻全力与孙青岩相斗,眼见孙青岩颓势尽显,心中正一阵窃喜,余光里却是剑光蓦地一闪,三道剑影轻飘飘地已刺到眼前,玄婆一时之间心神大乱,心头忽地惊道:“莫非沈沐川已到了?!”当即更来不及细看慌忙腾身相避,然而剑影虽是有些颤抖,但角度却颇为凌厉,几乎全然不给玄婆反应余地。原来饮中十三剑原是沈沐川早年间追求极致进攻时所创的根基,虽后来心境渐趋闲适,方才少了许多戾气,但究其本质仍是锋锐至极的剑法,纵使墨止如今功力不达,但这稚嫩的一招仍是带着几丝锋芒,玄婆歪头缩脚,堪堪避过致命两剑,同时侧腹上一阵疼痛,竟是被墨止一剑擦着皮肤划了去,一下子居然挂了彩。

玄婆一时吃痛,这才看清,伤自己的原来不过是个孩子,一时之间心中怒气大盛,怪叫道:“好小子!好剑法!”手中猛地一收,白幡闪电一般从孙青岩身畔霍然收回,孙青岩方才看得真切,急忙喊道:“少东家快退!”

然而墨止方才只一招进击都是人生中首次动武,一朝得手,心中居然大有得意心情,全然忘却了眼前正有个盛怒的鬼婆子要取自己性命,那白幡迅捷倒卷,虽是至柔,却暗含刚猛力道,墨止若是挨了岂有活路?孙青岩大急之下,手中铁菱七枚齐发,分别攻向玄婆周身七处大穴,他暗器之快可后发先至,玄婆心中一惊,不得不再度抽身退避,同时左脚猛踢,墨止猝不及防被正中肩头,一股剧痛袭来,旋即倒摔出去。

玄婆抽身急撤,先后避开三枚铁菱,但余下四枚居然同时抵达,自己周身四处大穴已是无可退避,当即手中白幡再展,使了一招“引鬼上身”,白幡在自己周遭化作一道屏障,这白幡看着柔软,却十分坚韧,以铁菱之利击在其上竟也难以穿透,只是发出“刺啦”几声,便被消了来势,玄婆心中大为哀怒,原来手中这白幡正是异鬼道多年掌门信物,是当年玄婆亡夫所遗,如今虽堪堪挡下铁菱四枚,但她收回一看,却见白幡上也赫然留下四条口子,不再如往昔那般平顺整齐,一时之间心痛如绞。

而孙青岩却哪里容得她多做思考,腾身便来到玄婆身前,霍地便是一掌拍出,他之前连连受挫,此番终于获得反击机会,是以这第一掌所用的便是当年血竭堂中极精深的招式,劲猛势足,玄婆横杖一挡,周身亦被打得剧颤,不由得朝后退了一步,孙青岩一见,不禁福至心灵,心道:“原来玄婆前辈终究年老力衰,虽能驾驭白幡远攻,却难以招架近身内劲相搏,如此我只需抢得近身,必有胜途!”当即再挥一掌,玄婆举杖相迎,但毕竟气力不济,便再退一步,便是如此孙青岩每进一掌,玄婆横杖便再退一步,几个进退之间,玄婆便只剩了守御的份,孙青岩十余掌之后,玄婆虎口已是渗出血来,滴在骨竹杖上显得触目惊心,玄婆脸色亦是越发灰暗,眼神中再无此前狂热,反而透着几分失落与哀戚。

孙青岩见她如此,掌势似枪上挑一扬,骨竹杖当即被挑上半空,呼呼地连转了几个圈,便插在地面上。

随着竹杖“当”地一声落于地面,玄婆也终于颓然委顿于地,此刻面容更显得苍老憔悴,原来方才孙青岩接连重掌之下,骨竹杖亦被打出裂痕,亡夫遗物在一战之下竟折损殆尽,心中如今几如死灰,只觉世间万物实是已再无可恋。

孙青岩收回掌劲,望了望此刻一语不发的玄婆,沉吟许久,方才说道:“玄婆前辈,你走吧。”

玄婆坐倒于地,浑身力气此刻好似被全数吸走一般,多年来她纵横驰骋,即便做了所谓赏金游侠,心中所念不过是苟全性命再寻当年仇敌报仇,此番肯于应承下截击孙青岩,也不过是由于孙青岩一身武艺皆出自血竭堂之故,而此刻遗物尽毁,便如同强行相告,过去的时光再不复回,对于风烛残年的老妪来说,受创之深更甚于身体之伤痛。

玄婆强撑着站起身子,其间数次几欲摔倒,墨止看着她这般可怜,虽不知当年旧事,心中也大起哀怜之情,上前几步便要将她扶起,却被孙青岩拦住,玄婆缓缓开口,此刻话语之间几乎已是一片死气:“青辰......我今日杀不了你......可我却已将你带有无厌诀的事情散布出去,你今后面对的,将绝不仅仅是赏金游侠的围猎......还有一整个武林......无论是正道还是魔道......都必将......与你为敌,我纵然杀不得你,你也不会再有一刻安生......”说罢,玄婆仰头惨笑三声,随即双目翻白,竟是就此死去。

孙青岩眉头紧锁,对于玄婆所说,他此刻倒无暇关心,反而眼前这老妪亡故,着实让他心中感到一阵孤寂,他回想起当年正魔大战前,凌风立于血轩辕台上的天劫老人,还有当时四大门派人才济济的圣教风光,一众人饮酒快哉,战前骤聚而别,而后惨烈又血腥的杀戮,斩断了许多缘分。

及至今日,玄婆的尸体背着月光孤零零地坐在那里,面容全然隐没在阴影中,他低声缓缓地说着:“异鬼道......就此绝了......”

江湖风月,或可一朝而变,人对于过去的一点念想,又怎会是不能变的?

正哀思间,忽觉衣袖被人扯动,低头一看,是墨止已走到身侧,安静地相并而立。

“少东家,我们走吧,去城外等沐川。”孙青岩将墨止背在身后,再施轻功朝城外纵跃而去,墨止见他神色有异,只得轻声问道:“青岩叔,你还好么?”

孙青岩淡然说道:“异鬼还幽冥,世上再无圣教四大门派之称了......”

墨止闻听,也并不理解,但孙青岩的眼角却略见了几分湿润。

最新小说: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我的遂心如意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我在洪荒搞基建 破阵录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天劫摆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