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历史军事 > 阿兹特克的永生者 > 五百二十五章 大祭司东去,离开的告别

五百二十五章 大祭司东去,离开的告别(1 / 1)

朴素的大帐中燃着篝火,映在祖孙俩人的脸上,带来几许温暖。清朗的月华从天顶落下,落入颇为相似的眉眼中,留下两份柔光。

片刻后,大祭司整理好情绪,笑着问道。

“修洛特, 我的孩子。你收拢了这么多人口,粮食是否充裕?”

听到这个问题,修洛特神情一滞。不过面对祖父,倒也无需隐瞒。他抿了抿嘴,坦言道。

“祖父,军中粮食,确实有些吃紧。好在攻克水谷城时,得了一大批粮食。乔卢拉邦富庶, 陆续又劫掠了几批。再加上对乔卢拉城的索要, 大致能支撑到秋收。王国南方正在加紧建造双体独木舟,增加水路运输。再过两三个月,等俘虏一批批运回,王国粮食不断送来,就会有足够的盈余...”

如今南方水路运载来的粮食,只能勉强够数万俘虏转运时的沿途消耗。而塔尔萨斯河沿线的军镇都在屯田,等到秋收后,应当能稍稍好上一些。

“嗯,我来这里之前,刚刚颁下教旨,往南路军团输送一批粮食。大约够两万人一年。”

闻言,修洛特面露喜色。大祭司微微一笑,仔细吩咐。

“修洛特,我的孩子。南路军打到这里, 彻底扫平了特拉斯卡拉南方,已经算是完成了东征的要求!接下来, 你慢慢积累粮草, 好好转运人口, 处理好乔卢拉城,同时小心提防米斯特克、萨波特克人的联军...不要再冒进北上了!”

“祖父?...”

听到这,修洛特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大祭司伸手止住。

“北路的国王有八万大军,足够彻底压制北方的特拉斯卡拉人,兵围剩下的三座蛇城。而三座蛇城连成一体,占据天险,易守难攻。尤其是山中的云蛇城,居于一两百米的山上,几乎是不落的要塞,甚至要比奥托潘山城还要险要!...”

“...它们是特拉斯卡拉人的祖地,相当于墨西加联盟的首都。城中守军意志坚定,并无退路,决非轻易可以攻克。至于这三座城要围多久,怎么攻下,那就是国王的决断了!”

“云蛇城一两百米高,比奥托潘山城,还要险要?!”

闻言,修洛特皱起眉头,沉吟不语。他没见过云蛇城,但去过奥托潘山城。以这个时代的攻城能力,要攻这样的山城,即使有两磅的青铜炮轰击,恐怕也力有未逮。说不定,还是要依靠漫长的围城,才能寻到机会。

实际上,后世的蒙特苏马二世,便是受困于特拉斯卡拉人的几座坚城之下,兵围数年不克。随后,联盟内部的城邦与附庸发动早有预谋的叛乱,他只得被迫撤军平叛,功亏一篑。从此,他的威望降到谷底,再也无法指挥各邦军团,甚至连直属的王室军团都难以掌控。在这种失去军心、各邦叛离的局面下,他才主动迎接东方的白肤“羽蛇神”,进入宏伟的湖中都城,想要以神之名,恢复自己的威望...

大祭司看着沉思的修洛特,温和地笑了。他想了想,再次问道。

“修洛特,我的孩子,粮食是一切的根本,你要时刻关注大军的存粮...水谷城外,有大片耕种的农田,具体情况如何?”

“祖父,南路军团,一直保持着三个月的存粮。我手中尚有九万青壮俘虏,未曾转运。他们在这一带聚集,合计耕种了五十万亩熟地!...现在尚是六月,玉米已来不及种了,南瓜却是正好。大军还会继续役使俘虏,再多种一些果腹的南瓜。只要等到九、十月秋收,南路军团的粮食供应,就能缓上一大口气!”

九万青壮,耕种了五十万亩,大约人均五六亩。这是作为俘虏的劳役,能干到这种地步,算是很不错的了。

墨西加军团能够役使俘虏,在水谷城外耕种,不担心敌对部族的袭扰,就说明大军对这一带的控制,已经非常稳固。而修洛特作为统帅,能够放下宿敌的仇恨,让墨西加军团接纳特拉斯卡拉人,就更显露出王者的威望与胸怀!

“修洛特,你是天生的帅才,更是出色的王者。”

大祭司的脸上,露出由衷的欣慰。他伸出干枯的手掌,时隔多年之后,再一次摸了摸嫡孙的头。

此刻,他看着英武的青年,有很多的情绪在心中翻腾,有很多的心声想要倾诉...但话到了嘴边,他沉默半晌,却只留下几句殷切的叮嘱,眼中含着温柔。

“...我的孩子,你的路还有很远、很长。你稳稳的走,不要急,急了反而会绕路...我知道,你的心中,始终藏着一份未知的使命。但你还年轻,有足够的时间去实现。不要一个人承受太多,总会有人,能够为你分担,愿意为你付出...往后,你要好好的,好好的,走下去...”

大祭司的声音,逐渐变低,几乎低不可闻。到了最后,他只是慈祥的揉着嫡孙的脑袋,就像小时候经常做的一样。

感受着祖父的抚摸,修洛特怔了许久,心中浮现柔软。

他依稀记得,上一次祖父抚摸自己的脑袋,还是在西征塔拉斯科之前。而再上一次,就是湖中都城的大祭,自己被长者放出,祖父从圣城特奥蒂瓦坎急急赶来。而再往前去,就是随奥洛什捕俘归来,他坐在祖父的身边,与父亲一起,听祖父的期许与安排...

时光如水一般流过,把少年变成青年,把壮年变成老年。而曾经在自己出生时,高举着幼小的婴儿,酣畅大笑,给自己取名的中年祭司,如今已垂垂老矣。他白着头,微佝着背,用枯瘦的大手抚摸着自己,皱纹的脸上浮现笑容...

谷坨

他老了...唯有那双眼睛,还是那么的深邃,装满了深沉的爱,和触痛人心的眷恋。

修洛特呆呆的望着祖父,莫名的阴影浮上心头。不知何时,他湿润了眼眶,有些畏惧地低低唤了一声。

“祖父?...您...会一直在吧?”

“嗯。我的孩子,我会在你身边...一直都在。”

说到这,大祭司微微低头,侧了侧身子。他的脸庞落入篝火的阴影中,却是看不清楚。

“修洛特,赶了很久的路,我有些乏了...就在你的帐中睡吧。”

“好,好!”

修洛特连连点头。他抿了抿嘴,低声道。

“祖父,我陪您睡...”

“不用。你大了,现在是一军之主,要时刻保持威严。”

大祭司抬起头,眼中带着光彩,脸上已是温和的笑。

“再说,我要想一想,明日如何与乔卢拉的祭司们交涉。”

“...好。”

修洛特迟疑了会,看着祖父并无异样的笑容,点了点头。他站起身,又看了祖父一眼,这才转身出帐。

帐中的篝火一直未熄,在厚布的帐篷上,投射出一个佝偻的人影。那人影对着篝火,孤独坐了很久,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修洛特返回偏帐,睡了一会,想起祖父的眼睛,却又怎么都睡不着。最后,他索性再次起身,来到主帐前。帐中的篝火仍未熄灭,但那人影已经睡下。

“嗯,祖父老了。大约是一个人,怕在黑暗里睡。”

隔着布帐,修洛特望了会篝火,看到祖父大概的位置。随后,他走到帐外的另一侧,就这样合着衣,躺在帐篷的外面。晚春的夜晚并不寒冷,晴朗的月华落在脸上,像是接引的光,又像是另一个世界的投影。

修洛特与祖父隔着一层布帐,隐约听见祖父的呼吸。他这才安下心来,就着温柔的月色,很快就沉沉入睡。这一夜,他睡的很安心,没有做任何的梦。因为,祖父就在他的身边,咫尺之遥...

第二日一早,大祭司就穿戴整齐,手持神杖,踏上去往乔卢拉的路。

“大祭司,南路军团,五万大军,就在乔卢拉城外围!”

修洛特挺直了腰,自信昂扬。他站在祖父面前,握住了他苍老的手,关切的说。

“...您尽管和他们谈!乔卢拉城,没有选择的余地。而有我在,他们决不敢冒犯于您!”

听到孙儿的话,大祭司眉眼弯起,脸上露出真心的笑意。

“好!”

“...祖父,您速去速回,早些回来...”

“...好!”

大祭司缓缓点头,像是许诺着先祖的誓言。接着,他深深地看了眼孙儿,就笑着转身而去。而在他身旁,数十名神庙武士贴身守卫,如同他的影子。

最新小说: 短跑冠军:开局站在奥运赛场 从契约御兽开始 网游之我有百倍奖励 星际:奖金够多,人皇打爆 明泽学园高校生 报告教练,我想打辅助 我真想有个好辅助 全球游戏:开局加冕锻造之王 网游:开局SSS天赋无限强化 网游:我能无限释放大招